097779.com
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097779.com >

热血边关也有我的青春足迹

发布日期:2019-09-18 09:5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踏上北疆千里边防巡诊路,第321医院医疗队几名护士带头唱起了赞美边防军人的歌,银铃般的歌声在巡诊车里此起彼伏,宛如一群百灵鸟。

  医疗队领队、医院神经消化内科主任陈少元告诉笔者,别看这些女护士们是文职人员,可干起工作来身上一样有股军人的拼劲。

  巡诊慰问的第一站,是千里边防线上最为艰苦的三角山哨所。内分泌科护士长、文职人员刘波给战士测血压时,每次都要先搓热双手,把听诊器的金属头焐热了才贴到战士的手臂上。“焐”的动作虽小,却“焐热”了官兵的心。

  雪野茫茫,山路弯弯,巡诊总是迎着晨曦、追着夕阳。一天晚上,医疗队来到一个边防连,正赶上连队实施昼夜冬训。第二天凌晨3点多,连队出发。医疗队跟随保障,一路急行军。早上6点多,部队赶赴休息地域,进行短暂休整。

  几名新兵一脸疲惫,坐在背囊上,查看脚板上磨出的水泡。消化科护士、文职人员万珊看到这一幕后,立即凑了过去,从针线包里拿出针和线,把一截线穿进针孔后,又用酒精棉丸捏住针线捋了一遍,然后用针穿过水泡。整套动作既麻利又轻柔,水泡没有破,积液顺着线头一点点渗出。万珊说,穿根线在水泡里,积液渗得慢,对创面有较好的保护作用。

  休息过后,冬训继续进行,这几位脚板起泡的新兵,走得很嗨,聊得也很嗨。一名新兵说:“这个护士姐姐真好,那么细心,感觉特别亲近!”另一名新兵接过话茬:“刚才休息时,护士姐姐看我捂着肚子,猜到我饿了,偷偷塞了几块饼干,后来得知她们也没吃早饭,心里真是特感动。”

  保障完冬训部队,医疗队继续巡诊,来到草原深处一个叫五本松的新建哨所。这里共有4名战士,有两名刚巧骑马巡逻去了。于是,队员们带着便携式体检设备,为留守的两名战士进行体检。在等待巡逻哨兵回来的间隙,中医科护士长李娜等几名文职人员相继唱起了《想家的时候》《为了谁》等歌曲,为两名留守战士举行了一场特殊的“歌会”。“护士姐姐唱出了我们的心声,听着很温暖。”战士们感动地说。

  上图:该医疗队登上海拔1300多米的三一敖哨所,为边防官兵送去医疗服务。张炳清摄

  “云雾满山飘,海水绕海礁;人都说咱岛儿小,远离大陆在前哨……”一首歌谣,道出了东海岛礁的偏僻与荒凉,道出了守岛官兵的寂寞与艰辛。

  2月初,孤岛迎来了春节后的第一批“客人”——无锡联勤保障中心某部医疗队乘风破浪展开巡诊,为守岛官兵送来健康。

  对于医疗队队员、文职人员喻芳而言,随船上岛的次数她已多得数不清,可她却清晰地记得,第一次上岛时官兵给她讲述的那段惊险故事——

  一次,岛上一名战士突患急性阑尾炎,当时已是午夜时分,海面风急浪涌,港口全面禁航,无法移送医院进行手术。可手术势在必行,不然就有生命危险。卫生队军医硬着头皮,冒险一试。所幸手术成功,战士“捡”回一条命……

  时至今日,聊起这段故事,喻芳依旧倒吸一口凉气:“驻守在海岛上的官兵太不容易了!我们一定要为他们多做点事。”这不,刚一上岛,她便紧锣密鼓地展开医疗卫生知识宣传,发放各类医药用品。

  “这些年来,岛上病号明显减少,这不仅得益于医疗条件的改善和医疗队定期巡诊机制,更重要的是我们有的放矢地做好了预防工作。”文职人员周海艳指着一份“官兵健康问卷调查表”告诉记者,“瞧,我们不仅将每名官兵的健康状况记录在案,还对问卷上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,为下一步巡诊提供依据。”此次巡诊中,他们在对前期数据综合分析的基础上,针对官兵易发多发病症,研制出治疗脚癣、口腔溃疡的霜剂、贴膜等新型药品,受到守岛官兵好评。

  医疗队来到花鸟岛,文职人员陈锡红利用便携式心电图机,为官兵检查身体。连续奋战几个小时,待现场近百名官兵全部检查完毕时,她已是精疲力竭。正当陈锡红将设备装车准备前往下一个点位时,一名战士刚下哨赶来,看到医疗队巡诊已结束,失望地走开。陈锡红连忙喊住他,随即从车上卸下设备,把他请进了诊疗室。检查结束,这名战士向陈锡红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  一路巡诊,既有为兵解忧的喜悦,也有心灵上的震撼与感动。文职人员魏霞第一次参加医疗队巡诊任务。当得知官兵因岛上湿气重,常年患风湿性疾病却依旧坚守战位时,她感慨地说:“我要像他们一样坚守岗位,不断提高医疗技术,更好地为守岛官兵服务。”

  说实在的,我当初参加医院文职人员选拔,就是想找一份工作先干着,等遇到更好的工作就跳槽。成为一名文职人员后,我加入了野战医疗队,经常参与部队演习训练的医疗保障,看到官兵不管是在炎热的盛夏,还是在严寒的隆冬,都那么拼命地训练,内心受到很大触动。

  那时,我心想,不管以后自己干什么,至少现在是一名文职人员,一定要全心全意为官兵服务。后来,在海南的弟弟在当地一家医院给我找了个工作,让我到海南去上班,可以一家人团聚在一起,相互间有个照应。听到这个消息,我心里确实犹豫过。

  正当我内心纠结的时候,医院安排我去边防巡诊。第一次巡诊到边防线上的一个哨所,我遇到了一名毕业于第二军医大学的军医。人很年轻,大约也就二十五六岁,毕业就被分配到边防团卫生所,轮流去边防线上各个连队和哨所驻点,一待就是几个月。聊天的时候我问他,这里条件这么艰苦,你在这儿待着又练不了医术,这样值吗?那名军医淡淡一笑,告诉我,边防线上的战士,好多也是大学生,长年在这里巡逻,有的地方连电视都看不到,还有的老士官在一个哨所一干就是10多年。看看他们,我还有什么理由抱怨?

  身在边关,心怀祖国。边防官兵离开了父母,告别了爱人,每天坚守在边防一线,没有一句埋怨,这是怎样的情怀!与边防官兵相比,自己光盘算着“小家”的得失,是多么的渺小。

  边防巡诊回来,我给弟弟打了个电话,告诉他我要留下来。下一步改革不管怎么改,都改变不了我爱部队、爱医院、爱官兵的心。上海迪士尼安检及食品新规昨天(11

Power by DedeCms